总书记牵挂的“光棍”结婚了!十八洞山泉水厂员工施六金的脱单故事

时间:2018-09-25 来源:步步高集团
9月24日中午,湖南省花垣县十八洞村梨子寨热闹非凡。这天是中秋节,但热闹的原因不是这个,而是一个40多岁中年汉子的结婚。这热闹也不单是指婚宴和鞭炮,而是这场婚礼居然了来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等诸多媒体,花垣县县委书记罗明也是这场婚礼的座上宾。



花垣县县委书记罗明致辞

新郎是什么身份?结个婚居然引起了国家级媒体的关注?



婚礼的新郎官“施六金”抱得美人归

他叫施六金,十八洞村一个普通的村民,十八洞村山泉水水厂员工。但他也不普通,他已经成为上过中央电视台、新华社、湖南日报、湖南卫视等诸多媒体的新闻人物。他居住的村子更不普通——2013年11月3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这个村视察,首次提出了“精准扶贫”的重要论述。

故事,要从这里开始。

回村,回村

2014年春节过去了一个多月,十八洞村不少青年男子没有急着出门打工,而在一种憧憬中观望。因为头一年11月份,习总书记来村里视察,十八洞成为“精准扶贫”重要论述的首倡地,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。整个春节,十八洞村人都有一种朝阳喷薄而出前奏的感觉。



2013年11月份,习总书记来十八洞村视察

但这里面没有施六金。当时他在浙江打工,但这种朦朦胧胧的希望已经辐射到他。

他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出去了,前前后后在外20多年。最近很多年他是一个矿山的钻工,去过广东、广西,还去过越南。

2014年,他回了花垣县,在一个矿山打工。虽然在外,但总关注着村里的信息。

渐渐地,在外打工的村民们一个个回了村民,种猕猴桃,搞合作社,搞农家乐……

2015年春天,在扶贫队长龙秀林等人的召唤下,施六金也回了村。

花垣县一位干部回忆,那两年,十八洞村有“东方风来满眼春”之感,村民们一个个干劲十足,全村充满了无限希望。

施六金被扶贫队长龙秀林召唤回十八洞村了,种猕猴桃,开农家乐,当解说员,他跟十八洞人一样,不断探寻着脱贫致富的路子。

总书记和省委书记牵挂着十八洞的光棍问题

脱贫,既有物资上的,更有精神上的。而对于成年人来说,解决婚姻问题,自然是头等大事。

在十八洞村,光棍问题是个大问题。据十八洞村支书龙书伍介绍,过去十八洞村共有一百多户人家,光大龄单身青年就有37个,这37个单身汉中绝大多数是男性。近些年大部分脱单了,但是这个比例仍然很惊人。

被十八洞村聘为顾问的原中新社记者刘明回忆,2014年他去十八洞村调查,结果遇到很多大龄单身青年问到脱单的事情。他内心被震撼了,脱贫和脱单,这两者之间是不能脱节的。

离开十八洞村回长沙那天,他发了一条微信:“精准扶贫如何扶?十八洞的光棍们在期待。”

十八洞村的“光棍”们是痛苦的,他们所处的地方自然条件非常差,连可耕种的土地都很少,嫁人不嫁十八洞成为当地的一个婚嫁潜规则。但他们也是幸福的,因为党中央的总书记和湖南省委书记都在关心他们的“脱单”问题。

2016年3月8号,正值“三八”妇女节,这天上午,习总书记参加了全国两会湖南代表团的审议会议。一直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都特别关心农民工作,尤其是精准扶贫工作。在这次审议会现场,时任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郭建群代表发言时,和大家一起回忆了习总书记当时考察十八洞时的情景,还特别介绍了这两年来十八洞村的发展境况,习总书记饶有兴趣地听着,一边发问:

“我当时考察十八洞后,村里的人均收入有什么变化?”

“您当时来的时候是1680元,现在到了3580元。”

郭代表还提到了,现在十八洞村发展迅速,村里不管是物质方面还是精神方面,都有了极大的改善。

“现在不仅仅是发家致富、脱贫奔小康容易了,连大龄男青年‘脱单’也容易了很多!”

习总书记马上就问:去年有多少人娶了媳妇?

郭建群脱口而出:“7个,有7个‘脱单’的大龄青年。”说到这,郭建群语气中的开心,让整个会议室都发出来会心的笑声。

“好呀,好呀,这也是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啊,脱贫也要关注脱单!”习总书记若有所思地念叨着。

2017年9月20日,十八洞村迎来了多位重要的“贵宾”。

这天下午,湖南省委书记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在省委常委、省委秘书长谢建辉,省发改委主任胡伟林,湘西自治州州委书记叶红专等领导的陪同下,来到了十八洞,调研考察十八洞的发展和产业情况。



杜家毫书记2017年9月20日到十八洞走访调研

杜家毫书记开头第一句话就问:“十八洞山泉水厂怎么样了?”

2017年4月底,全国人大代表、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决定,在十八洞村投资3000万元建设一个山泉水厂,此外每销售一瓶再捐一分钱给当地的扶贫基金,帮助村民们脱贫而不返贫。



王填董事长在十八洞探源



2017年10月8日,十八洞村山泉水厂建成投产

在听完步步高集团党委书记、总裁陈志强关于水厂建设情况的汇报并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后,杜家毫书记郑重其事地说:“习总书记十分关注十八洞村的婚姻问题,如果可以的话,可以在村里办一个大型的相亲晚会,让大家多多了解一下十八洞的产业发展情况和十八洞村的好青年。到时候只要愿意嫁到十八洞来的,水厂就可以给她一个就业的机会,有了就业的机会,外地来的新娘子就在十八洞呆得住,留的下来了嘛。”

陈志强连忙说:“这是必然的。我们一定按照书记的指示,力争让更多的新娘子、新郎官有工作、有收入。”

名人施六金的相亲史

“光棍”问题已经成为十八洞村着力解决的问题,相亲会也举行了多次,施六金都参加了,但是没有结果。

施六金命苦,20多年前父亲就患上了重病,丧失了劳动力,于是施六金就早早地放弃了学业,和母亲一起做农活、打工,扛起了家中的重担,一直等到家中的姐妹都读书、出嫁了,回过头来,施六金却已经熬成了一个大龄的“单身狗”。

扶贫工作队急光棍们之所急,在二O一六年初,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相亲会。

忐忑不安的施六金,硬着头皮去相亲,还因此上了几天央视的新闻联播,后来更成为很多权威媒体追逐的对象,成了一名新闻人物。

尽管大家很关心,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牵手成功。

回想起这段经历,施六金说,主要是自己没什么稳定的收入来源,腰包不鼓,腰板也就硬不起来。

据支书龙书伍介绍,村里跟外村搞了几场相亲联谊会,原本以为这些相亲大会能让十八洞村的单身情况稍微改善一些,“可是没想到刚开始的那几年,完全是徒劳无功。大会是举办了,其他村的姑娘也参加了,可就是没有一个愿意跟十八洞苗汉子的,最后大家都是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”

要想在姑娘面前腰板硬,还得自己钱包鼓。

施六金谈起自己相亲失败的往事时,不无感叹道,原因该是多方面的,首先,是自身的缘故,那时整个人儿没什么精气神,加上生活比较清苦,人也没多少盼头,只好闷着头苦干蛮干,不知道人生何时是个头,也不知道目标在哪里、方向是什么。这样角色,这样的心态和状态,哪位姑娘会喜欢呢。其次,是家里的经济条件实在太差。两年前他家里的经济状况与现在比,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别看只有区区两年时间,在这两年里,不仅十八洞村的经济和整体面貌发展得相当快,随之而来,他家的经济条件也发生“翻天覆地”的改变。那时候,他家的厨房还没有翻新,地板也没有做好,家中的房子比较破败,他自己也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农民,种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,有时出去打点零工。而如今,他家的土地入了股,还在十八洞猕猴桃园投了资,感觉整个人儿都换了一般,就是不一样了。

经历了两年前的相亲失败后,施六金把恋爱结婚的想法放了放,而是紧跟着十八洞的扶贫工作走,事事积极参与,走在很多十八洞村人的前面。



这瓶爱心“十八洞水”开启了很多人的幸福之门

村里招旅游参观的讲解员,他第一个报了名,硬是花了三天三夜,将十八洞村的历史和发展历程“摸”了个底朝天,直到“张口就来、津津乐道”才肯罢休。村里办农家乐,他又不甘人后,率先将家里的房子装饰一新,凭借以前在外面打工积累的一点见识和眼光,用心为前来十八洞的每位游客提供餐饮和休闲服务。

2017年8月,听说村里要建水厂,投资方是中国企业500强的步步高集团,他心念一动,将农家乐出租给别人经营,将自家的土地入了股,跑去水厂报了名。

说起去水厂上班,施六金有自己的道理:“以前在外地打工,工资要高些,但总归不自在,农家乐现在竞争也激烈了,不如把它租给更加专业的人来做。现在在家门口就可以上班,又可以照顾家里的老人,而且水厂待遇又好、又包吃,还可以在家里住,又省了一大笔钱,在水厂打工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就这样,施六金成了步步高集团十八洞水厂最早入职的一批员工,也是水厂最老的一批员工。他的工作岗位是负责压箱,就是瓶装水的外包装纸箱的生产。工作中,他积极参与到外聘老师的技术指导课程中,慢慢地学会了水厂的核心技术,受聘成为水厂首批当地的技术工人,每个月都会有固定的工资。当年还是光棍的施六金说:“我现在在水厂上班待遇很好,全村一共有几十名员工在十八洞水厂上班,我的待遇算最高的了。”据他介绍,每个月因为加班不加班有多有少,但每个月大概在3000元左右。“我当钻工的时候工资可能比这高,但是背井离乡,而且对身体不好。”现在工厂就在家门口,可以照顾老娘,对施六金来说,这种状态是非常理想的。



施六金现在是十八洞山泉水厂的员工

2018年2月4日,第二届“湘西十八洞村大型相亲会”在十八洞村的梨子寨举行,来自湖南各地的近百名单身男女来到现场参加活动。

和两年前相比,十八洞村山泉水厂员工施六金不仅有了登台的勇气,更有了登台的底气。穿着民族服饰的施六金已经没有了两年前的腼腆。“山泉水都可以变成钱和谋生的出路了,我呢,也希望借着十八洞和步步高的鸿运,生活能够节节高升,早一点儿实现我的脱单梦!”施六金站上了舞台,他说;“我今天站在这里,是介绍我自己,也是代表十八洞村。希望大家能够更多地了解我,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了解十八洞村,它现在的发展已今非昔比了,大家都到十八洞村来看看吧!”台下掌声一片雷动!

相亲会上,施六金和一起参与相亲会的姑娘们聊上了自己,聊上了十八洞村的故事,还一起参与了活动。姑娘们特别愿意和他接触,也非常愿意和他聊十八洞这个出了名的贫困村,这些年是如何改变的历程。

这一次施六金还是没有找到适合的姑娘。不过,他心里已经有底气了。

相亲会后不久,他在微信上与一位从小认识、但来往不多的女子聊上了。对方也是花垣县人,是一位远方亲戚的邻居。他向这位女子发出邀请,请她来看看十八洞村。十八洞村早已名声在外,这位女子很快赴约。

约会那一天,施六金起了个大早,拿出自己珍藏在衣柜里不常穿的西装,好好打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,带着姑娘参观了村博物馆和精准扶贫的石牌,参观他工作的十八洞山泉水厂。

十八洞蓬勃向上的气氛和施六金展现的精气神感染了她,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。女方原在上海打工,在爱的召唤下,她回到了花垣,静待与施六金的爱情之花结果。

我们结婚吧

施六金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2018年的中秋节。中秋,花好月圆,洞房花烛,也许施六金就是想加持这份美好。

9月24日一大早,十八洞梨子寨施六家就热闹非凡,苗家木房子里到处散发出婚房的气息。堂屋门口贴着一副不工整但是很特别的对联:致富感谢共产党,脱单不忘你我他;横批:我脱单了。桌子上摆着十八洞山泉水,这是他参与生产出来的山泉水,今天成为他结婚的指定用水。“十八洞水厂送了66箱水,因为我叫施六金嘛,他们说干脆六六大顺。”



热闹的婚礼现场

婚礼是典型的苗家风格。新娘坐车到了十八洞,但是有一段距离是用大红的轿子抬过来的。在村民们的哄闹中,施六金背起新娘进了屋子。



施六金把新娘子背下花轿,满脸洋溢着幸福

婚礼由十八洞村首任扶贫队长龙秀林主持。在扶贫过程中,施六金与龙秀林交往非常多,由不理解到大力支持,两人成了朋友。
花垣县委书记罗明作为嘉宾致辞,看得出他很兴奋。十八洞光棍脱单问题,也是他心里的一张任务单。他告诉记者,十八洞村的大龄单身汉,当年是37人,施六金结婚后,还剩下11人。“越到后面越难。”罗明说,相亲会已经不管用了,得“精准脱单”。

婚礼上,施六金单位的娘家人、步步高集团品牌中心负责人代表董事长王填送了一份礼金,并向他的新娘吴春霞发出了十八洞山泉水厂的工作邀请,施六金连声说谢谢!



婚礼开始热闹起来,很多人起哄:亲新娘子!亲新娘子!

身穿红色民族服装、头戴苗族青色头巾的施六金,就顺从地把娇小的新娘子抱在怀里,深深地亲吻下去。

那一刻,十八洞村的时间似乎在欢笑声中凝固了。